美国少数族裔“无法呼吸”的困境_国际新闻
5月25日,黑人男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差人暴力法律,用膝盖锁喉8分46秒致死,由此引发全美大规模反对活动,弗洛伊德在临死前不断呼救和哀告,他的那句“我无法呼吸”成为此次反对活动中标志性的言语,也构成当下疫情灾祸中美国少量族裔所面临极点窘境的一个隐喻。这场抵触也是自1619年第一批黑人登陆北美后,400年来堆集的愤恨与哀痛遭到美国差人与司法系统针对黑人和少量族裔系统性种族轻视影响后的激烈迸发。现在,美国全境已有140多个城市呈现大规模反对示威,已有逾1.35万人在骚乱和暴力抵触中被捕。  美国社会的种族轻视问题根深柢固。白人至上主义深刻影响美国各个层面,在教育、作业和社会福利等范畴,以非洲裔、拉美裔、亚裔为代表的少量族裔被锁定在中下层乃至底层。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叠加效应下,少量族裔损失惨重。在全美新冠肺炎疫情致死病例中,白人占比52.3%,非洲裔占22.4%,拉美裔占16.6%,亚裔占5.8%,而以上四个集体在美国人口总数中的占比分别为62.1%、13.2%、17.4%和5.4%,清楚明了的是,少量族裔的逝世率远远高出其在美国人口中所占的份额,而非洲裔特别如此。长时间以来,结构性的种族主义使许多黑人家庭无法取得高质量的医疗保健、负担得起的住宅和经济保证,而新冠肺炎疫情则使得这些不平等变得更加显着。美国疾病操控中心的数据显现,在非洲裔聚居的区域,新冠肺炎感染率和逝世率分别为白人集聚区域的3倍和6倍。从各州的数据看,密歇根州非洲裔人口占总人口的15%,而非洲裔感染者占全州确诊人数的33%,逝世病例占总逝世病例的40%;堪萨斯州的非洲裔占总人口5.7%,却占逝世病例的29.7%。处于疫情震中的纽约市,非洲裔占全市人口的22%,而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中28%为非洲裔。  进入六月,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继续发酵,拐点仍未呈现。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疫情数据显现,到北京时间6月5日,美国累计确诊超192万例,逝世达110179例。美国是一个多种族的国家,而不同族裔之间社会经济位置差异显着,新冠肺炎疫情构成的冲击进一步恶化了少量族裔在生命健康权上面临的各种不公。科学研究标明,根底疾病与新冠病毒感染之间呈现高度的正相关,并且还会导致新冠肺炎向重症转化,从而发作更高的逝世率。比较白人而言,非洲裔在政治经济范畴长时间被边缘化,社会位置低下,经济状况不佳,饮食结构不健康、日子习惯差,在罹患心脏病、中风、肥壮、糖尿病、癌症等重症疾病的份额一向在高位徜徉,这使得他们更易成为新冠肺炎致死的高危人群,因而面临病毒时也更加软弱。跟着疫情的大范围分散,政府封闭部分医疗设备,并对医疗补助方案和联邦医疗保险等公共医疗保险方案设置上限,导致更多少量族裔短少满足的医疗保险,这与美国疾病医治费用高涨构成恶性循环,非洲裔患病后就诊志愿下降,最终使少量族裔难以防控新冠病毒的快速传达。  新冠肺炎疫情中非洲裔的高逝世率正是美国长时间不重视保证少量种族的健康权所导致的后果。非洲裔社区的医疗组织一般只能供给质量较低、品种有限的医疗服务,居民常常无法取得及时有用的医疗救治。面临新冠肺炎疫情,非洲裔社区缺少关于新冠病毒要挟的前期预警,而随后联邦和当地政府对疫情发布的信息相互抵触,声称“非裔对新冠病毒免疫”的流言一度满天飞,进一步延误了相关防疫办法的出台。跟着美国新冠病毒检测的全面铺开,白人的发病率得到了较好的操控。可是这些检测首要会集在以白人为主的殷实市郊,少量族裔社区邻近的检测组织很难及时取得相应的检测设备和防护用品,因而,当非洲裔美国人呈现咳嗽、发烧等症状时不能得到及时的检测,导致疫情进一步延伸。  疫情带来经济状况的急剧下滑是少量族裔遭受的又一严峻冲击,其间尤以非洲裔和拉丁裔为最。在弗洛伊德逝世当日,美国的赋闲人数已超越4100万,赋闲率高达17.2%,美国堕入二战以来最严峻的经济危机。少量族裔的日子落井下石,非洲裔美国人的实践赋闲率现已高达20.7%,拉美裔也上升到18.9%,几乎是白人赋闲率的两倍,是当之无愧“最终被招聘,首要被辞退”的集体。据2020年美国劳工局最新的统计数据,非洲裔全职作业的周薪中位值均匀比白人低近30%,拉美裔的周薪中位值均匀比白人低40%;非洲裔家庭缺少养老储蓄金的份额为62%,拉美裔则到达69%。疫情构成非洲裔和拉美裔失掉收入来历和社会保证,愤恨心情进一步发酵。弗洛伊德在被捕前处于赋闲状况,他被拘捕的原因便是运用20美元的假钞消费,弗洛伊德之死成为少量族裔抵挡社会不公的导火线。  在疫情晋级后,美国政府召唤人们留在家中,可是缺少安稳作业、经济收入低下、家庭几无储蓄的非洲裔抗御风险的才能低下,不得不冒险继续出门作业。因为受教育水平不高,他们的作业环境往往是杂货店、公共交通系统和医院等人群集合但收入菲薄的场所,致使其在作业和通勤时暴露在风险之中。此外,许多非洲裔美国人的家庭仍然是多代同堂的大家庭方式,住宅条件粗陋,许多人同处一个屋檐下,想要在居家防疫中坚持安全间隔基本上是不可能完结的使命。新冠肺炎疫情后,因违背6英尺的交际间隔规则、出于非必要原因乘坐公交轿车等原因导致的违法犯罪行为首要发作在有色人群身上,这些罪犯被投入可谓病毒培养皿的美国联邦和当地监狱,致使非洲裔的患病状况进一步加重。  在包含白人在内的一切族群中,亚裔的人群感染率最低,交际网络的兴旺和东亚区域成功的抗疫经历是其间的重要因素。比方,亚裔人群很早就开始实行坚持交际间隔的做法,还率先戴口罩防疫。虽然亚裔在抗疫方面的体现相对较好,但仍是遭到疫情次生灾祸的影响。美国社会一向存在的对亚裔的轻视在疫情中更急剧恶化,对疾病的惊惧催生越来越多的种族主义进犯。自疫情发作以来,部分美国政客为了防止被民众追责,继续抹黑我国,重复炒作“我国病毒”“武汉肺炎”等轻视性称号,编造“病毒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我国将病毒传达给美国”等言辞,乃至抛出多项针对我国“追责”“索赔”的滥诉方案,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鼓动种族仇视,美国亚裔成为种族主义的最大受害者。据统计,现在全美各地每天陈述的以言语谩骂和身体进犯等方式针对亚裔的轻视事情到达100多起。对亚裔的轻视也传导至作业范畴,亚裔赋闲率敏捷升高。据美劳工统计局数据,本年4月,美国亚裔的赋闲率由去年同期的2.1%飙升至14.3%,超越白人的13.8%。  疫情与经济衰退相互叠加,导致美国的族裔图谱日益极化,种族不平等进一步加重,低收入、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社会底层民众的生计和健康遭到最大的影响。美国部分政客的种族主义言辞使得不同族裔之间的裂缝更加显着,交际媒体上种族主义言辞的发酵也为现实日子中的种族撕裂供给了助燃剂。在新冠肺炎疫情严峻要挟美国经济和社会日子的一起,种族问题恐将构成更多的社会问题。严峻的疫情和社会局势警醒美国的政治领导人,是时分中止疫情政治炒作,打破族裔藩篱了。  (作者:冉继军,系交际学院教授)  【修改:陈海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